案例詳情

Case Information

中國茶文化,大宋年間茶文化

時間:2017-10-30 10:09   來源:官網    作者:   

“茶禪一味”始於宋  茶與禪的關係,我們在《禪宗興起》一卷中其實已略有介紹。  它們都興盛發達於唐,也都是肇於高宗之時,成於玄宗之代,極於德宗之世,與科舉的興起正相同步。

image.png

 然而“茶禪一味”的觀念,卻產生於宋。寫下這四個大字的,是兩宋之際赫赫有名的克勤禪師。其真跡在南宋時期被日本茶道的開山鼻祖榮西高僧帶回東瀛,現在作為鎮寺之寶珍藏在奈良大德寺。

  這就至少證明了兩點:一日本的茶道源於中國的兩宋二禪的味道,就是宋代茶的味道。


我們知道,茶樹雖然是中國土生土長,也早為我國的植物學家和醫藥學家發現,卻因為茶湯有明目、提神和醒酒等功能,長期以來是做藥用的。

image.png

茶樹與茶湯飲用,是在佛教傳入中土之後。大行其道者,則是禪院、禪師和參禪的人。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此後,茶便成為中國特有的傳統飲料,甚至成為中華文化的象征物和代名詞。其過程,則可以概括為三句話:流行於唐,大盛於宋,普及於元。所謂“開門七件事,柴米油鹽醬醋茶”,是元代雜劇中常常出現的說法。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不過,像今天這樣用開水衝泡散條形茶葉,是明代以後的事情,此前的飲茶方式則五花八門。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比如,用開水煎煮茶葉叫“煎茶”,用開水衝泡茶末叫“點茶”。唐代的煎茶還要放米、奶、鹽、薑、蔥和香料,相當於麥片粥。  茶味,當然各不相同。  那麽,宋代的茶,什麽味道?  的味道。“宋詩如茶  唐詩如酒,宋詩如茶。  事實上,宋詩無法獲得唐詩宋詞的崇高地位,固然由於後者無與倫比,自身又有愛發議論愛講道理的毛病,也因為不夠刺激。其實宋詩不乏佳作。  比如陸遊的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以及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都不輸唐人。  但,味道總歸是淡。比如: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唐詩濃烈,宋詩淡雅。  這種淡雅倒是與山水畫相一致。比如範成大的詩: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這不就是宋畫中常見的田園牧歌嗎?  在某種意義上,也是禪。正如我們在《禪宗興起》一卷中所說,自從百丈懷海進行了宗教改革,參禪與農耕就難解難分。禪院的僧侶固然要參加勞動,耕讀為本詩書傳家的士人也不妨從中悟得般若智慧,哪怕農作不過做做樣子。  隻有喝茶,是當真的。“茶道之境界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宋代上流社會的飲茶極其講究。比如點茶:茶餅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點茶先要用紙將茶餅包好捶碎,再用碾子磨成細末,然後用茶羅篩。茶膏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篩出來的茶末放進茶盅,加沸水少許調成茶膏。茶湯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茶膏調勻,再用沸水衝成茶湯。湯花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這時,要用茶筅(讀如顯)輕輕敲擊,直到產生泡沫。泡沫叫湯花,也叫雲腳,要求鮮亮雪白,到達蘇軾所稱“湯發雲腴釅白,盞浮花乳輕圓”的效果。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宋人更享受生活  的確,宋人比唐人更享受生活,尤其是士大夫。  唐代的詩人會借著酒勁,唱出建功立業的豪情壯誌、懷才不遇的滿腹牢騷。宋代的詞家卻不一樣,哪怕官場失意,也照樣與三五友人圍爐品茗,參禪論道。拍案而起,擊節而歌,恨不能“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”也有,但要到靖康之後。  即便到那時,也“直把杭州作汴州”。  這就是宋帶給世人的初步印象: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無病呻吟的文人,一碰就碎的細器,寧靜悠閑的山水,琢磨不透的,以及需要細細品味的。  與漢和唐相比,宋顯得文質彬彬。  但這是不全麵的。即便宋詞,就並非隻有柳永、晏殊和歐陽修,也有蘇軾、陳亮、辛棄疾。何況宋代還有當時世界上最發達的兵器工業,豈能隻是英雄氣短,兒女情長?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實際上,宋文明是一個極為兼容的複合體,或者相當和諧的矛盾體。僅以詞而言,便豪放與婉約並存,典雅與俚俗兼有。  展示於瓷器,是既有流光溢彩如均窯,又有含蓄瑩潤如汝窯。表現在舌尖,則既有美食,又能品茶。難怪他們的城市既是田園的,又是市井的;既有勾欄瓦舍,又有數不清的書店,以及可以清修的寺院和高聳入雲的寶塔。  宋,大雅大俗。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那麽,究竟是怎樣一夥人,又通過什麽樣的方式,締造了這樣一個王朝和時代?大宋那樣優雅的生活,後來又為什麽不複存在?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大宋?比得上大唐嗎?生活是新的,政府和軍隊也是新的。經濟是新的,形勢和戰略也是新的。大宋,是全新的。  趙匡胤黃袍加身,柳永流連青樓吟曉風殘月。  狄天使橫衝直撞,包公端坐開封府鐵麵無私。  遼、金、西夏,強敵四起虎視眈眈,汴梁城、臨安府,蹴鞠、相撲,依舊歌舞升平。  大宋活出了自己的新味道,絕對不同以往。